“屯壳造系”刹车 多路资本收缩A股战线

2018-01-23 7:25:57 | 来源:证券时报网

    证券时报记者 李曼宁


    新年伊始,A股“易主”频现。上市公司创始人萌生退意的案例不在少数,多个闻名A股的资本派系亦主动“收缩战线”。


    其中,中科招商大面积减持或清仓祥龙电业中设集团朗科科技等多家公司,九鼎系拟减持中旗股份荣泰健康等,汇垠系接连退出汇源通信融钰集团,星河系让渡步森股份,长城汇理系撤出亚星化学,杉杉系脱手江泉实业,中技系拟退出宏达矿业等等。


    各路资本系版图缩水背后,是战略性收缩,还是遭遇市场不能承受之重?


    各资本系收缩战线


    近年在A股极为活跃的中技系披露退出意向。1月16日晚间,宏达矿业披露筹划重大事项,间接控股股东中技集团拟调整宏达矿业控股股东上海晶茨的股权,或导致公司实控人变更。


    但目前较为棘手的是,18日晚间,宏达矿业披露实控人颜静刚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颜静刚为中技系掌门人,实控A股宏达矿业、富控互动尤夫股份3家公司。


    目前,中技系旗下富控互动、尤夫股份均收到调查通知书,宏达矿业虽公司层面未被立案,但尚不知对此次股权转让的影响。


    梳理近期案例,老牌PE系资本成为此轮撤离A股的主力。2015年,中科招商、九鼎投资等摇身成为A股资本运作高手。现今却选择逐步退出,宣告回归创投主业。


    中科招商即2015年A股“造系”运动风行时的最典型代表,一度举牌十余家A股公司,成为海联讯等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亦曾多次表达对A股上市公司进行整合的意愿。


    2017年12月7日,中科招商披露一份30亿元规模的减持计划,此后便进入“清仓”A股的节奏:先后减持祥龙电业、中设集团、沙河股份等多家公司,并均在减持过程中表明拟继续减持之意。


    此外,中科招商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出让旗下朗科科技、海联讯的全部股权。其中,厚璞创新接手朗科科技失败后,中科招商又为朗科科技物色了新的接盘方——上海宜黎。转让海联讯控股权一事也并不顺利,因与意向方武汉侨盛未能谈拢,中科招商于去年12月20日终止交易。


    上述减持行为被归于战略方面的考量。中科招商方面曾表态,会根据市场情况逐步减持上市公司至完全退出,将回归创投和产业转型的主业。


    同为PE系的九鼎系步伐相似。1月15日晚间,荣泰健康宣布九鼎投资拟6个月内清仓减持10.09%股份。不过,1月16日,该减持计划被闪电撤回。稍早前,1月2日,九鼎集团折价转让15.64%的九鼎新材股份,退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去年12月,九鼎系多股东拟合计减持中旗股份不超11.67%股份等。


    另一近期战线收缩明显的是资本系新贵汇垠系。仅去年12月,汇垠系就接连从汇源通信和融钰集团退出,目前旗下仅余A股公司万家乐。


    汇垠系具有广州国资背景,主导汇垠系的广州基金相关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退出上述两家A股企业属于公司的战略调整。据了解,广州基金在市政府“两个回归”(支持广州产业转型升级、支持广州基础建设投资)的要求下,业务重心将较以往更加突出对广州本地经济的服务。


    此外,去年10月底,郑永刚执掌的杉杉系终于完成对江泉实业的彻底退出,接盘方为大生农业,杉杉系A股持股平台缩减至杉杉股份、新华龙2家;曾入主多家A股公司的长城汇理继退出天目药业、折戟*ST新都后,去年11月又出让了亚星化学大股东之位。


    不能承受的杠杆之重?


    战略收缩是一方面。“主动”让渡股权背后,也浮现高杠杆运作的风险。


    不少资本系大佬通过高比例质押上市公司股权,进行加杠杆融资。不过,在目前重组行情遇冷的情况下,部分资本系正遭遇平仓风险的考验。


    星河系徐茂栋运作的步森股份是最新一例。1月22日,步森股份再度停牌。最近一个交易日(1月19日),步森股份已走出第4个跌停。


    2017年10月,徐茂栋实控的睿鸷资产拟将所持步森股份16%股份转让给安见科技,同时向安见科技委托其所持剩余13.86%股份的投票权。


    徐茂栋为星河互联集团创始人。在去年上交所发布的研究报告《A 股资本系族:现状与思考》中,徐茂栋凭借实控步森股份、天马股份而榜上有名。


    2017年12月18日上午,步森股份突然闪崩,19日,公司股价又一字跌停,当晚公司便以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停牌自救。但步森股份1月4日复牌后再度一字跌停。彼时公司透露,新东家安见科技所持的16%股份已全数质押,并接近警戒线。徐茂栋旗下上海睿鸷剩余股权也已同样全部质押并接近警戒线。


    无独有偶,徐茂栋旗下天马股份于去年12月18日同步闪崩,其所持29.97%的天马股份亦处于100%质押状态。


    此外,不少资本派系当初即凭借数倍杠杆入主上市公司。以汇垠系为例,其以汇垠澳丰为平台,从2015年开始,汇垠澳丰作为普通合伙人,仅累计耗资百万元,就先后杠杆收购汇源通信、万家乐、融钰集团3家公司。


    去年12月19日,融钰集团大股东汇垠日丰披露筹划将其所持1.26亿股转让给上海诚易。12月26日,公司因筹划重大对外投资事项申请停牌,随后又宣布发起并购基金继续停牌。今年1月11日,深交所向融钰集团下发关注函。除关注上述事项进展,深交所还问询公司大股东的股权质押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平仓风险。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刚刚宣布实控人或变更的宏达矿业,中技系控股股东上海晶茨已超高比例质押公司股票。截至去年12月23日,上海晶茨累计质押1.35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此外,截至去年三季度末,中技系所持尤夫股份、富控互动的股份也已全数质押或接近全数质押。


    屯壳造系不流行了?


    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截至2018年1月22日收盘,A股50亿元以下的小市值公司数超过1300家,已接近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四成。而一年前,50亿元市值以下规模公司数仅为此一半。


    过去一年,在A股市场,蓝筹股和小盘股急速分化。以公募为代表的机构不断撤离中小创,抱团蓝筹股。蓝筹股指数主要代表上证50、沪深300等已超越2016年初“熔断”前的高点,与此同时,创业板却不断走出阶段新低。


    分化的市场行情下,即便是长袖善舞的资本市场能人亦不免焦虑。回看资本大佬们选择“放手”的A股公司,几乎都是小市值公司。部分公司如中旗股份,亚星化学、汇源通信、宇顺电子等市值仅在30亿元左右。


    “当前市场环境下,壳不一定值钱,且屯壳本身要耗费较高的成本,实力派机构没必要像过去一样屯壳造系了,不如索性套现让出控制权。”有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


    例如,睿康系入主莲花健康后,屯壳成本极高,实控人夏建统须着手处理莲花健康易主之前的一系列问题。


    近年在A股市场急速扩围的中植系,同样有了“卖壳”动作。宇顺电子是中植系在A股首家控股的上市公司。1月10日晚间,宇顺电子重组方案出台,拟200亿元收购星美集团旗下的影院资产成都润运100%股权。若交易实施,宇顺电子实控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


    对资本派系来说,实现财富增值的重要路径在于,向上市公司注入资产,通过资产低买高卖寻求溢价,而派系内上市平台之间,经通盘运作达成协同共赢。


    然而,自2016年开始,监管风向转变,在脱虚入实背景下,监管政策持续严格,并购、再融资和借壳等运作的难度均有所加大。


    屯壳容易运作难。实际上,在遭资本大佬撤出之前,大部分公司都沦为了“重组困难户”。例如,在杉杉系入主江泉实业后,曾先后尝试收购化学制品制造业公司、福瑞锂业等,但均告失败;汇垠系接手汇源通信后,随后两次主导重组也全部落空等等。


    当实控人无法有效整合旗下壳资源,公司股价必然面临持续下行的压力。招商证券分析师此前曾将此描述为“三角囚徒困境”。在当前壳价值负反馈开启的困境下,大股东和实控人一边在继续努力运作,安抚跟随资金;一边在考虑什么时候不行了减持套现。而跟随大股东的资金,一方面在观望着大股东的行为,并接受安抚。一边也在观察着形式。而PE方没有解禁,只能“干等着”。


大盘资金流向(实时)
主力资金净流,其中超级机构 净流入大盘资金如此走向, 你手中股后市如何?
马上咨询分析师,你手中股有无异动,该持有还是卖出?
最近咨询:

郑重声明:以上发布的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万隆证券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作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万隆证券网一直维护证券市场舆论环境的稳定,坚决反对各种混淆视听的消息,虚假信息的传播,经发现将给予删帖并举报至相关部门。


万隆微信


您还没有填写“登录名”

请填写“密码”

忘记密码?

您还没有填写“用户名”

请填写“密码”

请再次“确认密码”

请填写“手机号码”

获取验证码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