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铺扭亏 希努尔或寄望卖壳解困

2016-04-05 8:25:22 | 来源:长江商报

  去年营收利润“双降”靠出售商铺过关,私募斥资千万豪赌重组机遇

  曾有着雄心壮志的男装品牌企业希努尔,如今只能寄望于重组挽救生机。然而面对深交所两度连发的问询函,希努尔竟无言以对。在这场疑云重重的重组背后,还隐隐透露着各方资本的博弈:转让其5500万股股权的华夏人寿,从连年亏损的小险企一跃成为A股市场上的“风云人物”,手握市值近500亿的股票;而作为接盘者的小私募重庆信三威,却又是个注册资本仅2万元,半年内即以33.75亿进驻五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席位的神秘机构。

 

  据了解,华夏人寿的背后金主明天系正准备为其再度注资300亿,其野心何在?重庆信三威出手阔绰,究竟是否神秘人物的特殊投资平台?长江商报独家策划调查“希努尔重组迷局”报道,以期探析这些“黑马”企业的背后秘密。

  近日,曾致力于打造国际知名男装品牌的企业希努尔(002485.SZ)筹划的停牌重组计划颇受业内质疑,招来了深交所连发的两份问询函。

  3月31日,针对逾期仍无法回复问询函一事,希努尔证券事务代表倪海宁答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正在按计划推进,具体进展会及时公告。

  尽管希努尔在重组预案中声称不构成借壳,但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4月1日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服饰行业持续低迷,竞争力不强的希努尔有通过重组卖壳的意图。“如果此次重组不成功,还将会进行下一轮重组。”国泰君安投行人士刘先生也认为,在注册制、战略新兴板短期推出无望的现实情况下,炒作壳资源又重回升势,希努尔或寄望于卖壳摆脱困境。

  主业不济靠变卖商铺度日

  中国服装十强企业、江北首个自主品牌服装上市企业希努尔,其服装主业逐渐陷入亏损深渊。

  3月10日,希努尔公布了2015年年报,公司扭亏为盈,盈利2258.6万元,同比增长148.48%。不过,长江商报记者细查年报发现,看似略显亮丽的业绩,并非靠公司主营服装创造。去年,公司营业收入10.13亿元,同比下降1.62%,营业利润-0.74亿元,同比负增长10.45%,营业利润率进一步下降。不过,公司营业外收入1.08亿元,来源于变卖位于北京的商铺。2015年投资活动产生现金流1.9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148.07%,主要是本报告期收到出售北京商铺款项所致。

  希努尔在公告中称,公司通过调整产品结构、优化营销渠道、节能降耗和降低费用、自有商铺对外出售等措施使业绩扭亏为盈。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0年上市的希努尔,业绩从2014年开始滑坡,出现首次亏损。2010年至2013年,营收分别为10.03亿、11.48亿、11.79亿、12.59亿,同期营业利润分别为1.72亿、2.33亿、1.44亿元、0.76亿。

  难看的年报首次体现在2014年。当年,营业收入10.29亿元,营业利润首次出现亏损,为-0.67亿元。去年,营业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

  “随着电商崛起,希努尔靠实体店铺的营销模式必然受到冲击,与低成本的电商相比缺乏竞争力。”3月31日,天风证券一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销售模式不变革将会受到生存威胁。

  2014年8月,希努尔曾公告称,公司计划出售/出租不超过15家已购置的商铺。与此同时,当年年报也披露了缩减营销商铺的计划。随后,有关希努尔关店的新闻不时出现。曾有公告显示,去年上半年,希努尔关闭部分低效、无效店铺,门店净减少46家。

  希努尔在2015年年报中称,今年核心经营目标,将进一步探索O2O模式与移动终端营销手段,塑造“互联网+”希努尔品牌。

  屡遭问询重组对象盈利能力存疑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14年11月,希努尔就着手布局重组。

  2014年11月21日,希努尔集团将其持有的3280万股(占总股本10.25%)转让给当年初在西藏注册成立的达孜县正道咨询有限公司,交易价3.38亿元。当时,达孜正道曾宣称不排除未来一年内继续受让希努尔股权的可能。由此,希努尔为推进第一次重组打下了伏笔。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发现,达孜正道的大股东为上海坤为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后者系上海杉杉实业有限公司设立,而杉杉实业的股东为杉杉集团、杉杉控股等。3月31日,杉杉集团一名女士亦向长江商报记者证实,杉杉实业系集团旗下公司。

  去年4月29日,希努尔发布停牌及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公告。不过,重组很快终止。6月5日,希努尔公告称,因交易双方最终未能就有关合作条款达成一致意见。业内人士称,彼时,希努尔的重组对象就是杉杉集团。之后,在9月8日,希努尔再次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希努尔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以14.08元/股的发行价实施定增并支付现金,共作价110亿元收购星河互联100%股权,同时,拟以同样的发行价向包括大股东在内的十名投资者定增募集配套资金69.1亿元。希努尔对星河互联的定位为“互联网联合创业平台”,其愿景是致力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动力之源”。公告显示,星河互联截至2014年末的净资产为3.78亿元,2014年的净利润4.88亿元。

  希努尔的重组预案引发市场质疑,与星河互联同属创投类企业的硅谷天堂、九鼎集团、东方富海截至2014年末的净资产分别为23.1亿元、114.6亿元、6.6亿元,2014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5亿元、3.5亿元、1.3亿元。无论是资产规模、业内名气还是所投资企业知名度等方面,星河互联与其均有差距,怪异的是,星河互联的盈利能力却远超前者。

  深交所连发了两份《问询函》共计27个问题,重点提及星河互联承诺的业绩能否实现及公司实控人用于参与配套募资的资金来源等。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按照要求,希努尔应在1月11日和21日之前将有关说明材料对外披露并报送深交所,可至今公司仍在思考如何作答。

  3月15日,希努尔发布停牌进展公告称,《问询函》中的个别问题仍需进一步补充完善。对此,希努尔证券事务代表倪海宁答复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正在按计划推进重组工作,具体进展会及时公告。

  私募砸千万豪赌希努尔重组脱困

  主业亏损、积极推进重组的希努尔能否成功尚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但私募显然蠢蠢欲动,欲进场豪赌。

  4月1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服饰行业持续低迷,竞争力不强的希努尔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尤其从重组星河互联预案看,希努尔有通过重组卖壳意图。

  希努尔的重组预案中声称,此次交易不构成借壳上市。原因是交易前后希努尔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公告显示,希努尔实际控制人王桂波通过一家于去年11月24日突击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翔风和顺,认购募集配套资金,新增持有希努尔21.76%的股权。这样一来,加上现已持有的股权,能够有效保证王桂波在本次交易完成后仍为实际控制人,避免此次重组构成借壳。

  沈萌认为,不构成借壳上市的这一结果是依靠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桂波大举参与认购配套融资而得以维持。而实际上,正如深交所问询的一样,王桂波参与定增的配套资金来源不明,难以排除其控股权不实际上发生变更,如王桂波的配套资金来源于星河互联一方,则实控人地位就实际生变了。

  券商人士王先生亦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希努尔大股东有通过重组变卖上市壳的迹象。他认为,去年7月,希努尔大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协议转让股权,成功实现了股权分拆,持股比低于30%,为后续从希努尔抽身埋下了伏笔,重组星河互联则是其抽身离场的绝佳契机。

  国泰君安投行人士刘先生认为,希努尔总股本仅为3.2亿股,公司总资产27亿多元,主业亏损,属于一个规模适中、较为干净的壳。在他看来,在注册制、战略新兴板短期推出无望的现实情况下,市场上炒作壳资源现象又重回升势。

  “如果此次重组不成功,还将会进行下一轮重组。”刘先生说,希努尔是一个较好的壳,公司本身或希望通过卖壳摆脱困局。

  事实上,希努尔也在年报中坦言,面对新的行业竞争格局,公司亟须产业转型升级,寻求多元化发展和新的利润增长点。

  对于希努尔的未来,已有私募进场豪赌。

  一名要求长江商报记者保密的私募基金经理透露,去年希努尔停牌前夕他曾斥资千万元进场。在他看来,如果此次重组成功,将会获利不菲,如果重组失败,股价相较前期已下跌近八成,再次下跌的空间不大。

  “希努尔的未来或仅有两条路,重组成功,短期内以服装加互联网服务双主业,后期服装或退出;重组不成功,则会继续进行下一轮重组。”豪赌希努尔重组的私募基金经理判断称。

  华夏人寿诡异转手9亿希努尔股权

  9年注册资本暴增38倍达153亿,持A股45家公司当前市值近485亿元

  就在希努尔陷入逾期未能答复深交所问询的窘境之时,一桩关于其5500万股权的交易引发市场关注。

  3月14日,华夏人寿与重庆信三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5500万希努尔股份转让给后者,交易价9.05亿元。就在7个月前,华夏人寿揽下了希努尔大股东转让的八成股权。一出手就是9亿元的股权交易,险企华夏人寿驰骋A股市场的激进风格尽显。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截至4月1日,华夏人寿进入了45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之中。依据4月1日的收盘价,其公司持股市值高达484.56亿元。不仅如此,创立9年来,其公司注册资本暴增38倍达153亿元,位列非上市险企中的首位。

  其实,华夏人寿原本是一家并不起眼、连年亏损的寿险公司,2014年以来,因其在A股市场上攻城略地而风光无限,被称为继安邦、富德生命人寿、前海人寿之后的又一匹黑马。

  4月1日,国信证券的刘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华夏人寿走的是一条资产驱动负债之路,依靠承诺高收益的万能险迅速从投资者手中获取大量保费。“华夏人寿正在打造保险集团。”一家大型寿险公司湖北分公司负责人同时表示,明天系华资实业募资超过300亿对华夏人寿增资,似乎为其纵横资本市场提供了足够弹药,可以预见的是,华夏人寿的版图将进一步扩大。

  激进入驻成45家A股前十大股东

  险企华夏人寿得以名扬天下缘于其频频在资本市场出风头。

  继去年耗资近6亿元举牌同洲电子后,华夏人寿耗资9亿多元受让希努尔股权,又于半月前将受让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一家私募公司,动作频频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去年7月A股剧烈波动之际,华夏人寿高调发声“为国护盘”,表示已大举建仓,进而站上舆论风口。

  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华夏人寿进入了45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或流通股股东)名单之中,均通过万能险产品持有。45只股票分布于金融、地产、机械设备及制造、建筑装饰、服装、电子、通信、化工、有色矿产、能源、生物制药及食品饮料等十多个行业,其中,29家在二级市场买入,15家是通过定增进驻,希努尔则是通过协议受让入驻。45只股票中,重仓的主要是金融股,如中国平安的持股市值198.41亿元、民生银行的持股市值97.51亿元、中国银行的持股市值28.71亿元,其次是地产,如金地集团的持股市值20.96亿元。此外,如杉杉股份长园集团世茂股份等均为重仓。当然,45只股票仅为前十大股东或流通股东,实际持仓的远不止这些。

  长江商报记者以4月1日收盘价(停牌的以停牌前收盘价)计算,粗略发现,华夏人寿持有的45只股票市值高达484.56亿元。

  不仅如此,华夏人寿去年还先后出入过中国联通中国国航中超控股金自天正东方新星金科股份华力创通超华科技奥瑞金宝钢包装等10多只股票。

  调查还发现,尽管华夏人寿持仓的大部分股票是在去年A股暴跌之后进入,但华夏人寿踩上的熊股也不少。

  申万宏源被称为2015年第一熊股,华夏人寿去年一季度买进10116.52万股,二季度增持1272.16万股,粗略估计持股成本约为17.5亿元。去年,申万宏源上市首日最高价21.10元,后持续走低,第二个高点是当年4月9日的20.59元,此后一路下跌,今年4月1日的收盘价为8.84元,相较第二高点,跌幅达57%。华夏人寿在申万宏源身上浮亏约7.5亿元。

  华夏人寿踩上的另一只熊股为同洲电子。其持仓成本为8.1元左右,但随后同洲电子实控人袁明深陷股权质押困境,寻求受让控股权的买家致使股票停牌,公司亦陷入重组困局,业绩也不乐观。

  此外,朗玛信息的收益也不乐观。华夏人寿是去年三季度进入的,当时股价区间在32元至60元,多数时间在40元至60元波动,4月1日,公司收盘价36.79元,这意味着华夏人寿或存在一定额度的浮亏。

  明天系提供“弹药” 保费97%源于万能险

  驰骋于资本市场比肩富德生命人寿、前海人寿的华夏人寿,占比九成的万能险为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弹药,而背后的金主明天系亦为其撑腰。

  工商资料显示,赶在2007年到来之前成立的华夏人寿,由中国京安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市高速公路投资建设发展公司等六家企业发起,注册地西安、注册资本4亿元。几经更迭,如今持股超过5%的股东仅剩7家,其中,北京世纪力宏计算机软件科技公司及北京千禧世豪电子科技公司持股均稳定在20%。9年间,其注册资本增资了8次,已达153亿元,增长38倍,高居非上市险企首位。此外,公司注册地也从西安搬至天津滨海新区再至如今的北京海淀区。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2013年前,华夏人寿还是一个连年亏损、行业名气排名靠后的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保监会数据显示,2012年,其规模保费仅为85亿元,排名第18位。2013年保费达到372亿元,超过前6年总和,市场排名升至第9位。2014年,保费加速攀升,达到715亿元,排名第7位。2015年,保费实现了惊人的翻倍增长,达到1572亿元,市场第4位。而今年前两月,保费蹿至1008亿元,仅次于中国人寿和平安,稳居第三。

  不过,相较于中国人寿、平安等险企,保费超高速增长的华夏人寿,并非得益于原保费,而是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即万能险产品。长江商报记者计算发现,今年截至2月29日,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973亿,占其总保费的97%。

  可查询到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3年的5年间,华夏人寿累计亏损超过30亿元,其中2013年亏损15.87亿元,业绩业内垫底。伴随2014年实现投资收益72.06亿元,同比收益翻番,公司不仅扭亏,还实现11.55亿元的净利润。

  华夏人寿2014年年报显示,其持有的包括金融债券、企业债券、基金、股票、股权投资基金、信托计划投资等比上年净增加242亿元,实现投资收益率为9.2%,实现综合投资收益率为11.6%。

  对于去年的投资收益,3月31日,华夏人寿一名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因年报尚未出来不知具体情况,但总体上比较乐观。

  除了保费的快速增长外,华夏人寿的快速崛起与背后明天系的撑腰不无关联。

  除了9年间的8次注资外,今年已经获得保监会批复的华资实业对华夏人寿高达317亿元的注资引发市场高度关注,华资实业一直被指为明天系的控股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肖建华的堂弟肖卫华。

  注资300亿打造保险集团野心凸显

  激进押宝A股,明天系或意在打造保险集团。市场人士称,明天系旗下拥有天安人寿、天安财险和华夏人寿三家险企,被业内称之为三大保险平台,明天系正在谋求整合,或以华夏人寿为主导。目前,天安人寿仍然亏损,而天安财险,肖卫华通过旗下的西水股份定增70亿元已将其纳入明天系旗下。

  一家大型寿险公司湖北分公司负责人亦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称,明天系有意将华夏人寿打造成保险集团,超过300亿元的增资为华夏人寿纵横资本市场提供了足够的弹药,可以预见,其版图会不断扩大。

  4月1日,国信证券的刘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像安邦、前海人寿等险企一样,华夏人寿走的是一条资产驱动负债之路,依靠承诺高收益的万能险迅速从投资者手中获取大量保费,然后再将其投入到资本市场博取高收益。在他看来,通过在资本市场上大举进攻,包括举牌同洲电子等,未来,华夏人寿或许能谋取到上市机会。不过,刘先生亦认为,资本市场上的高收益与高风险并存,加上万能险产品的高收益给付压力,不容忽视。毕竟,入市资金属于杠杆资金,一旦投资收益不理想,就会引发资金链断裂风险。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虽然多次增资,但随着业务的快速增长,针对险企的重要考核指标,华夏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呈下降趋势。2012年至2014年,这一指标为192%、180%、174%,微高于150%的监管要求。

  华夏人寿一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成立了专业的投资部门,近几年来的投资收益都很可观。公司建立有效的现金流风险管理方案,确保将现金流风险控制在较低水平。此外,按照监管要求,公司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产品已进入长久期,一年以内的已经不再销售。

  业内认为,明天系还为华夏人寿输送了两名人才,即华夏人寿的董事长李飞、总经理赵子良。李飞曾先后任职于中国证券期货杂志社、东方证券北京办事处、新时代证券有限公司。相较李飞丰富的证券投资经验,赵子良则属于近年保险业内的风云人物。赵曾供职于新华保险、生命人寿。业内人士称,二人的密切配合,造就了华夏人寿的快速崛起。

  李飞曾公开表示,短期内规模先行的战略不会改变或动摇,公司将坚持“投资驱动、产品领先、服务整合、移动互联”四大战略,以集中运营、风险控制和资本管理为三大平台。

  华夏保险一内部人士称,高层已经提出成为国际一流金融保险服务集团的战略目标。今后,仍将以寿险为核心,通过业务投资双轮驱动,逐渐延伸至养老、医疗、综合金融等相关领域,实现多元化业态发展。

  ◎链接

  万能保险

  除了同传统寿险一样给予保护生命保障外,还可以让客户直接参与由保险公司为投保人建立的投资帐户内资金的投资活动,将保单的价值与保险公司独立运作的投保人投资帐户资金的业绩联系起来。大部分保费用来购买由保险公司设立的投资账户单位,由投资专家负责账户内资金的调动和投资决策,将保护的资金投入到各种投资工具上。对投资账户中的资产价值进行核算,并确保投保人在享有帐户余额的本金和一定利息保障前提下,借助专家理财进行投资运作的一种理财方式。

  重庆信三威演绎“蛇吞象”投资神话

  注册资本仅2万元的马甲公司,半年豪掷33.75亿成五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

  在险企黑马华夏人寿转让希努尔5500万股权的交易,同样引发市场关注的,还有注册资本仅2万元的接盘者——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重庆信三威).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短短半年时间,这家原本籍籍无名的小私募就闯入了至少五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中。通过定增、股权转让及二级市场购买等途径,重庆信三威斥资33.75亿元,先后进入盈方微苏宁环球福星股份威海广泰及希努尔等5家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以4月1日收盘价初步计算,其浮盈达4.9亿元。

  成立不到2年、偏居大西南的重庆信三威何以如此牛气?

  “如果不是大型财团马甲,背后可能有神秘人物。”3月31日,华中一家私募基金经理告诉长江商报记者,相较普通私募,重庆信三威之所以能成为投资平台,其背后可能站有拥有足够能量的资本、资源。

  “在希努尔身上,华夏人寿充当的是过桥角色。”在北京一长期关注资本并购的陈先生看来,重庆信三威押宝希努尔,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就算重组不成功,希努尔仍将推行重组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执掌希努尔主动权的重庆信三威在下一轮重组中,获利将会是能够想见的丰厚。

  半年砸33.75亿持股浮盈近5亿

  名不见经传的重庆信三威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缘于其大手笔替华夏人寿接盘,一出手就是9个多亿。

  希努尔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3月14日,华夏人寿与重庆信三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华夏人寿将其持有的希努尔6000万股中的5500万股转让给后者,占希努尔总股本的17.19%,转让价9.05亿元。

  重庆信三威替华夏人寿接盘,晋升希努尔第二大股东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希努尔于3月10日发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7月27日,希努尔控股股东新郎希努尔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新郎·希努尔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合计转让6000万股给华夏人寿,占其总股本的18.75%。

  当时,华夏人寿披露的信息称,通过协议受让希努尔的股份,可以进一步优化华夏人寿的股权结构,其目的是进行股权投资,获得股票增值收益和投资收益,为华夏人寿的股东创造收益。同时,华夏人寿承诺自本次受让股份完成过户之日起,六个月内不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希努尔股份,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受让希努尔股份的可能。然而,才过7个月,华夏人寿就迫不及待的将其中的大部分股权转让,颇令人意外。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人对华夏人寿转让希努尔股权并不惊奇,倒是对重庆信三威接盘不解:一来,重庆信三威是溢价扫货,16.448元的交易价相较停牌前的15.14元,溢价近9%;二来,目前,希努尔正处于停牌重组关键期,尤其是深交所连发问询函逾期仍未答复,此时接盘风险太大。

  重庆信三威冒险接盘或许是成立以来的首次。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截至4月1日,除了希努尔,重庆信三威还是盈方微(第三大股东,持股4.77%)、苏宁环球(第四大股东,持股3.94%)、福星股份(第二大股东,持股4.91%)、威海广泰(第三大股东,持股4.09%)等四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在在进入上述4家公司的过程中,除了盈方微是通过在二级市场上买入的外,其余三家均是通过定增方式潜入。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短短半年内,重庆信三威闯入上述5家上市公司,耗资33.75亿元。粗略测算发现,以4月1日收盘价计算,浮盈高达4.9亿元。

  注册资本仅2万被指为财团设置投资平台

  其实,在资本市场上风头正劲的重庆信三威只是一个注册资本才2万元的小私募。

  好买私募基金网显示,重庆信三威成立1年153天,注册资本2万元,旗下基金一只,100%股票型,其他的诸如基金经理、基金净值等均未披露。

  3月31日,长江商报记者以欲购买重庆信三威的基金产品为由联系了某私募基金网。当晚,客服安排的重庆信三威一名投资顾问联系长江商报记者,反复询问记者的详细信息,是否与金融机构有关联,相反,对于记者提出的诸多关于重庆信三威及其基金运作模式等问题,拒绝作答。

  长江商报记者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重庆信三威成立于2014年4月30日,注册地为重庆,有两名合伙人,分别为自然人谭堃、余晓微,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余晓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公司两次被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渝北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具体为:去年7月3日,因未按规定的期限公示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去年8月28日,公示公布了简单的年报后才被移出。今年2月29日,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再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至今仍未被移出。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到的信息显示,重庆信三威发行的基金产品有昌盛及华夏系,其中昌盛系从昌盛一号到昌盛十号,如昌盛三号、昌盛四号接盘了此次华夏人寿转让的5500万股希努尔股权,华夏二号则通过在二级市场购买了3898万股盈方微股权。

  3月30日,重庆信三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尽管公司只有两名合伙人,但公司员工有不少,每个项目都有负责人。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不起眼的小私募频频出入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的背后,或是神秘人物的特殊投资平台。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成立才7天的重庆信三威就斥资1.7亿元参与威海广泰的定增,半年后又进入松芝股份的定增预案名单中,让市场生出重庆信三威是专为参与两家公司定增而设立的遐想。

  其实,截至目前,公开信息显示,与重庆信三威发生股权关联的6家上市公司,除了盈方微是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希努尔为协议受让外,其余的均是通过定增。

  3月31日,华中一家私募基金经理王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称,如果不是诸如大型财团马甲,背后可能就有诸如刘益谦等大佬似的神秘人物,重庆信三威只是神秘人物或财团的特殊投资平台。

  上述女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采取定制化募资。这或许能一定程度上证实其投资平台的功能。

  北京一长期关注资本并购的陈先生亦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私募注册资本多在千万元、上亿元,注册资本仅为2万元的极为罕见,毕竟,一般的合格投资人不会轻易将资金交给看上去没有雄厚资金实力的私募打理,定制化募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私募是神秘方的投资工具。

  借手华夏人寿押宝希努尔或早有计划

  参与定增、定制化募资、股价攀高时减持套现,重庆信三威有着一套诡异的炒股路径。

  上述私募基金经理王先生称,纵观重庆信三威的炒股路径,与普通私募基金最大的区别在于,普通私募大多通过券商等发行产品募资,然后在二级市场上精心挑选股票,择机建仓,到了一定的时机撤离,以追求安全及获利最大化为目的。不少基金经理也会选股失误,或者建仓时机不当,导致基金亏损。

  而重庆信三威几乎为定增设立,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有一个明显好处,就是股价是折价的,具有价格优势,且基金公司捧场上市公司定增,与上市公司股东密切了关系,一定的时期再撤离,获利将会非常可观。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去年三季度,重庆信三威参与威海广泰定增,定增价为11.52元/股,4月1日,该公司股价为26.58元,仅过半年,当初1.7亿元的投资浮盈已达2.22亿元。

  在希努尔身上,重庆信三威也有着独特的炒股思维。

  “在希努尔身上,华夏人寿充当的是过桥角色。”上述北京的陈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分析称,希努尔股权转让,华夏人寿承接了八成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作为近年来迅速崛起的险企,华夏人寿有足够实力当好第二大股东甚至是大股东,但在重组的关键之际,华夏人寿却要将大部分股权转让给重庆信三威,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初华夏人寿接盘,就是助力重庆信三威,作为回报,此次股权转让,以16.448元近9%的市场溢价交易。“至于重庆信三威当初为何不直接从希努尔大股东手中接盘,可能是出于规避某些因素的考量。”陈先生说。

  在陈先生看来,此次希努尔重组能否成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重庆信三威押宝,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如果重组成功,股价将会大幅攀升,重庆信三威将会获利丰厚。如果重组不成功,作为处于服装行业低迷期的希努尔,仍将推行重组的可能性较大,身为二股东的重庆信三威将会与大股东联手,毕竟在资本运作方面,私募相较做服装实业的希努尔及其大股东,对资本市场更为了解,资本资源更为丰富。那么,执掌希努尔重组主动权的重庆信三威在下一轮重组中,获利将会是能够想见的丰厚。

  对于为何重庆信三威押宝希努尔,重庆信三威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对长江商报记者称,公司有专人负责此事,而她对此事不了解。

  王先生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重庆信三威非比寻常的炒股路径及重仓押宝希努尔,连华夏人寿都为其搭桥,这或缘于其背后强大的能量。

  至于何方神圣实际控制重庆信三威,长江商报记者多方调查了解,仍未寻到其踪迹。

大盘资金流向(实时)
主力资金净流,其中超级机构 净流入大盘资金如此走向, 你手中股后市如何?
马上咨询分析师,你手中股有无异动,该持有还是卖出?
最近咨询:

郑重声明:以上发布的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万隆证券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作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万隆证券网一直维护证券市场舆论环境的稳定,坚决反对各种混淆视听的消息,虚假信息的传播,经发现将给予删帖并举报至相关部门。


万隆微信


您还没有填写“登录名”

请填写“密码”

忘记密码?

您还没有填写“用户名”

请填写“密码”

请再次“确认密码”

请填写“手机号码”

获取验证码

请填写“验证码”